99讀書網 > 璀璨人生葉辰蕭初然 > 第3166章 陰陽調和
一聊到自己上次來華夏的遭遇,吉米就一肚子辛酸淚。
他拿著麥克風,像開批斗大會那樣,對著奈特瘋狂開炮,不但把自己的遭遇詳細的控訴一通,還拿出手機,把自己之前讓奈特發給自己的證據一股腦的全抖了出來。
這一下就算是徹底引爆了火藥桶。
現場所有高級合伙人,有一個算一個,每個人都有大量證據掌握在奈特的手里,而且幾乎全是幾百上千萬美金的標的,只要東窗事發,不是進監獄,就是面臨巨額賠償。
一時間,會場內全是對奈特的謾罵聲,讓他給大家一個合理的解釋。
甚至還有群情激奮的高級合伙人想要沖上來跟奈特動手。
奈特也是又愁又怕,本以為自己能收買了吉米,并且借他的光,跟史蒂夫拉近關系,萬沒想到上了這家伙的當,現在局面已經完全失控,真要是動起手來,自己哪能扛得住?
退一步說,就算是不動手,這些人都找自己要說法,自己怎么給?
吉米眼見奈特滿臉惶恐,心里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連帶著之前在華夏的遭遇也都跟著緩解了不少。
見大家都圍著奈特要說法,他便將麥克風塞到奈特手里,冷聲道:“來吧奈特,既然大家都希望你給個解釋,那你就直接當著大家的面、跟大家解釋一下
奈特擦了把冷汗,戰戰兢兢的說道:“我……我先跟大家道個歉……這件事確實……確實是我不對,可我也是沒辦法啊,行業競爭本來就非常激烈,各位也都是律所的中流砥柱,雖然賺的不是最多的,但卻是產出最多的,一旦有人跳槽或者離職創業,對律所都是巨大的損失……”
說著,奈特又有些委屈的說道:“其實……其實只要大家安安分分的在埃利斯律師事務所工作,我是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威脅到諸位人身安全或者職業前景的事情來的……”
先前那個艾瑞克冷聲道:“你少在這里假惺惺了,吉米的事情難道還不夠典型嗎?他只是個人在華夏出了點狀況就被你賣了!”
奈特哭喪著臉道:“那是因為他得罪了羅斯柴爾德先生啊……”
史蒂夫聽聞這話,皺眉瞪了他一眼,奈特嚇的趕緊閉上了嘴,表情委屈的如同怨婦。
艾瑞克這時候繼續追問:“奈特,我也不想跟你爭論你跟吉米誰對誰錯,我只想知道,關于給我們挖坑設套的這件事,你準備給我們一個怎樣的解決方案?”
奈特趕緊舉起右手,鄭重其事的說道:“我向上帝發誓,我可以當這些事情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絕不再以此來要挾諸位
吉米鄙夷的說道:“當這件事沒發生過?你說的倒是簡單,可說不定哪天我們得罪了你,或者影響了你的利益,你就會把這些證據拿出來整死我們!”
“吉米說的對!”一人高聲道:“依我看,現在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由律所出一份聲明,聲明我們所有的違規操作都是得到律所同意的,律所放棄追究一切法律責任的權利!”
這人的話一出口,眾人立刻被點醒了,紛紛附和道:“沒錯!這個辦法最好!把這個聲明簽好給我們,再交由司法部門公證!一旦具備法律效力,我們就跟埃利斯解除雇傭合約!大家以后兩不相干,誰也不要找彼此麻煩!”
其他人也立刻高舉雙手表示贊同。
他們現在最怕的是這些證據被奈特用來起訴自己,一旦奈特代表律所放棄了這個權利,那就自然不存在任何法律風險,就算來調查也沒用,因為這是公司允許的。
除此之外,他們的第二個訴求就是與奈特劃清界限,畢竟這么惡心又陰險狡詐之人,誰都不想繼續跟在他的身邊賣力,解除雇傭合約就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奈特一聽眾人的這兩點訴求,方才的緊張忐忑瞬間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怒不可遏。
他環視眾人,冷聲道:“我剛才主動退一步給你們機會,是希望大家能夠保證相安無事、繼續一起賺錢發財,如果你們想離開埃利斯,那我為什么要給你們讓步?我告訴你們,我之所以留下證據,就是怕你們反水,你們中的人有一個算一個,誰敢反水,我一定會把他送進監獄!”
說罷,他趕緊又討好的看向吉米,開口道:“吉米,我們之間的事情就一筆勾銷了,你跟他們不一樣,千萬不要被他們拉進他們的陣營里,他們是想拉你下水啊!”
對奈特來說,這些人如果真要跟自己撕破臉,那自己為了自身利益,自然是不可能一退到底的,反正是他們有把柄在自己手里,又不是自己有把柄在他們手里。
況且,這件事鬧大了,自己無非損失名聲,但他們無一例外都要面臨巨額賠償和牢獄之災。
這種情況下,自己怎么可能被他們拿捏?
唯一能拿捏自己的就是吉米。
除了吉米之外的其他人,自己可以都不慣著。
其他人一聽這話,一下子便緊張起來,剛才大家確實非常生氣、非常上頭,恨不得直接把奈特原地打死,但奈特剛才的一席話,也讓他們冷靜了不少。
仔細分析其中利弊,其實他們雖然人數眾多,但實際上還是弱勢群體。
一旦跟奈特徹底翻臉,奈特把證據放出來,他們一個個全得完蛋。
所以,現在的關鍵,就到了吉米身上。
大家都看得出,吉米現在不一樣了,他有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二號人物撐腰,奈特絕對不敢得罪他,如果他幫大家爭取利益,那大家還能有些斡旋的機會,否則的話,大家還真沒誰敢跟奈特撕破臉。
如果不能撕破臉,那這件事最后的解決方案肯定就是大家繼續在埃利斯工作,而奈特處于安全考慮,一定會想辦法用新人不斷把大家的資源都慢慢稀釋掉,等大家對律所沒那么重要的時候再把大家逐一清洗出去。
一旦開始被清洗,在場的這些人因為有把柄在對方手里,根本就沒有反擊的能力,只能灰溜溜的交出所有資源然后滾蛋。
而且,就算滾蛋了也未必就是最終結果。
因為把柄不是因為他們離了職就會自動消失,只要奈特還想繼續整他們,完全可以在他們離職之后再將把柄曝光,到時候就等于徹底斷送了他們的職業生涯。
所以,眾人都紛紛看向吉米,生怕這個時候吉米真的不跟大家站在一起
吉米自然明白奈特的意思,要不是自己還被葉辰拿捏著,有這種能夠擺脫風險的機會,自己肯定會牢牢把握住,絕對不可能跟這幫人共進退。
可現在情況不同,奈特還不知道自己的真實目的是什么,自己要留下十個人在這里陪自己一起為葉辰打工,工資還得由奈特來發,這種時候,正是想辦法樹立起個人形象的好機會,自己肯定要把握住。
于是,他看著奈特,冷聲道:“你在給我們挖坑設套的時候,就已經默認了我們這些打工人是同一個群體,現在你想讓我把自己從里面摘出來,我該把自己放在哪個位置?”
奈特連忙道:“你現在已經是董事會成員了啊!和他們已經有本質性的區別了!”
吉米搖頭道:“我并沒有接受你的期權股份,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我不算你們董事會的成員
說罷,吉米看向眾人,高聲道:“在這件事情上,我要和大家共進退!”
吉米這話一出,眾人立刻歡呼鼓掌起來。
在今天之前,大家其實都挺煩吉米的,這人身上缺點很多,吝嗇和貪婪并存是最讓人反感的,即便與他做同事也會讓人感覺非常難以接受,因為他會在無數小細節上占別人便宜、把別人當傻瓜。
可是在這一刻,他身上迸發出了理論上根本不屬于他的人性光輝,在這么大的問題上能夠有如此心胸和責任感,讓大家對他所有的積怨和不滿都在這一瞬間煙消云散。
吉米也沒想到,自己難得狗仗人勢的充一回正義人物,這心里感覺竟然會這么爽。
史蒂夫見他裝上了,便忍不住低聲問葉辰:“葉先生,吉米跟奈特這么針鋒相對,待會該怎么收場呢?”
葉辰笑道:“待會兒肯定是你來收場了,你看吉米現在已經開始為他自己將來鋪路了,他知道以后要常年留在華夏,而且還要跟十個同事一起,他自然想成為這十個人的領導者,現在這么做,就是給自己樹立一下威信
說著,葉辰又道:“不過他現在只是虛張聲勢,你不替他背書,奈特不可能把他當回事,你替他背書就不一樣了,奈特就絕對不敢跟他造次
史蒂夫點點頭,問葉辰:“那我一會就直接幫他撐腰,直接把這件事情定下來?”
葉辰笑道:“也別這么生硬,你畢竟是在我們華夏的地界,凡事都要講究一個陰陽調和;”
史蒂夫詫異的問:“陰陽調和?”
“對!”葉辰道:“有些時候,兩個對立面并非是勢同水火、一方非要把另一方滅掉,對我們來說,更多時候,兩個對立面更像是冰水和熱水之間的碰撞,處理好的話,兩者融合成溫水,喝起來反而更舒服;”
“我們華夏人做事,只要沒徹底撕破臉,一般都會給大家留些余地,所以現在這種情況,我覺得你更適合當個和事老,先讓他們繼續劍拔弩張,等時機合適了,你就出面用你的身份地位,給雙方一個臺階,當然了,這個臺階要讓奈特得到一些面子、失去一些票子,對其他人,則是失去一些面子,得到一些實惠,一方面確保奈特不會用他們的把柄要挾他們,一方面還要確保奈特心甘情愿給他們發薪水